香港出口及其与内地、美国的“三角贸易”

文 / Linda 2019-08-17 07:38:48 来源:FX168财经网
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,本来应该附属于中美关系。但是,历史造就的特别行政区和自由港地位,以及独特的地缘优势,使得香港拥有独立对外交往的资格,与内地、美国形成了错综复杂的“三角贸易”格局。

香港与内地、美国的三角贸易有多复杂?用数字说明最形象。过去三年,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,美国是仅次于欧盟的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,如果按国家计算,也是第一大贸易伙伴;中国内地是香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,香港是中国内地的第四大贸易伙伴;美国是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,香港是美国第十九大贸易伙伴、第九大商品出口地。

如果以上数据不好记,接下来这组“简单粗暴”:中国香港是美国第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,中国内地是美国第一大贸易逆差来源国,而中国内地转过来,又是香港第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。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,不看下面的具体分析,你永远都搞不懂。

一、高度依赖转口贸易的香港

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统计,2018年香港货物进出口额为11967.6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5.0%,其中出口额为5692.41亿美元,增长3.5%;进口额为6275.17亿美元,增长6.4%。

香港出口包括港产品出口和转口两项。2018年,港产品出口额为129亿美元,下降29.9%;转口额5563.4亿美元,增长4.6%。两相对比,可知港产品出口仅为转口的2.32%,几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。这意味着香港出口高度依赖转口贸易。

换句话说,香港对外贸易发展到今天,自身工业品出口已经聊胜于无,制造业形同隐身。与1980年代以前相比,这是一个根本性的经济结构转变。20世纪60-70年代,香港GDP近1/4集中在制造业、矿业和农渔业,超过25%的人从事体力劳动。那是“香港制造”的时代。

2017年香港四大行业产值比例,来源:香港贸发局

更重要的是,去年并不是港产品出口“马失前蹄”,而是呈现出长久性的下滑趋势。2017年,港产品出口已经下降27.9%,仅为184.1亿美元。如果从2015年算起,港产品出口至2018年从255.3亿美元减少到129亿美元,下降幅度高达49.47%,几乎腰斩。

今年上半年,港产品出口82.0亿美元,增长28.8%,多少让人欣慰,但是鉴于近期香港的社会局势,全年港产品出口能否实现复苏,仍然疑问重重。即使全年增长30%,也不过是回到2017年的出口水平而已。

好在,香港作为自由港和自由贸易区,可以依靠大陆承接巨量转口订单。2016年,香港转口贸易额已经接近5000亿美元。2017年和2018年,香港转口贸易分别增长8.3%和4.6%,大大抵消了港产品出口下滑,使得香港整体出口仍然保持增长。

不过,今年上半年,香港转口贸易同比下降7%,只有2383.9亿美元。如果下半年还不能好转,今年香港的转口额很可能达不到去年水平。而一旦转口额持续下降,香港的整体贸易出口必定缩水。现在的香港经济,实在太依赖转口贸易了!

香港四大行业增加价值和就业人数,来源:香港统计月刊

目前,贸易及物流服务业位居香港四大支柱行业之首。2017年,该行业为香港带来5484亿港元的增加值,占当地生产总值的21.5%;雇佣72.75万从业人员,占当地就业人数的19.0%,相当于5个人中就有1个人从事贸易及物流服务业。

一旦贸易,尤其转口贸易缩水,香港经济将会立刻感受到秋天的凉意。

二,香港与内地经济的相互支撑

既然香港如此依赖转口贸易,那么顺理成章的疑问是,这些转口贸易到底从何而来?

从数据来看,1980年代以前,香港的转口贸易比较多元化,没有一个国家占据绝对主导,内地在香港转口贸易中的比重并不突出。1959年,内地占香港转口贸易的10.54%,位居第2位;1979年,内地占香港转口贸易的比重下降至6.6%,位居第6位。

1980年是个分水岭。当年,内地占香港转口贸易的比重升至15.44%,跃居第一。1986年,这一比重又跃升至33.4%,显示出内地对香港转口贸易独一无二的提升作用。从那以后,这个比重持续上升,一直没有再掉下来,到今天已经达到半数以上。

根据香港政府统计,2017年58%的转口货物原产地为内地,54%的转口货物以内地为目的地;2018年,57%的转口货物来自内地,55%的转口货物以内地为目的地。

如果跳出转口贸易,从香港的进出口贸易格局来看,内地的重要性更是令人吃惊。从2008年到2017年,内地是香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货物供应地,平均占香港出口额、进口额的53.2%和47.0%。

来源:香港统计月刊

2018年,香港向内地出口3143.3亿美元,占比55.2%。位于中国之后的9大出口地分别为,美国占比8.1%,印度占比3.2%,日本占比2.9%,泰国占比2.4%,新加坡占比2.2%,中国台湾占比2.1%,越南占比1.9%,德国占比1.7%,荷兰占比1.6%。

无论哪一个国家地区,都对中国内地接纳的香港货物望尘莫及。即使各国捆绑到一起,也不如中国内地为香港提供的市场广阔。

2018年,香港从内地进口2743.58亿美元,占比43.7%。位于中国之后的9大供应地分为别,中国台湾占比9.4%,韩国占比6.6%,日本占比5.9%,美国占比4.4%,马来西亚占比3.9%,瑞士占比2.5%,新加坡占比2.4%,印度占比2.4%,泰国占比2.1%。

如果将香港从内地和中国台湾的进口额加起来,同样超过香港进口额的半数,无人能及。

贸易的最终目的是赚取利润,也即贸易差额。根据2018年数据,内地是香港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地,总值399.72亿美元,超过其他四大顺差来源地总和26.33亿美元。

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香港的整体贸易高度依赖内地,如果内地需求减少或者供货不足,香港贸易将立刻陷入困境。内地已经深深介入香港经济骨髓,化为其不可或缺的输血动脉。

但是,如果据此以为香港贸易离不开内地,而内地可以无视香港,就完全错了。内地有内地的资源优势,香港则有香港的金融和环境优势,两者相互支撑和成就。

香港是中国内地企业的主要离岸集资中心。截至2018年年底,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1146家,市值2.6万亿美元,占市场总值的68%。自1993年以来,内地企业在香港集资超过8000亿美元。对众多中国大陆企业来说,香港是通往全球市场的跳板,这是业界共识。

截至去年年底,香港是内地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资来源地,在中国内地获批的外资项目中,有46.3%与香港有关,来自香港的实际利用外资总额,占全国总额的54.1%左右。可以说,香港是内地吸引外资和募集国际资本的最佳平台,没有香港,中国内地与全球的金融往来,将会面临诸多阻碍。

三、香港经济与美国的“隐蔽关联”

目前,香港和美国在经济结构上颇有相似之处,都是以服务业为主。近十年来,美国服务业占GDP平均之比为68.97%,从业人数平均占比79.52%,是实实在在的服务业大国。香港比美国更上一层楼,服务业占GDP比重高达90%以上,从业人数占比88%左右。

按理说,两个结构相似的经济体应该属于竞争关系,互补性比较小,但事实恰恰相反。由于背靠全球工业制造中心和巨大消费市场,且能享受美国的贸易优惠,人口只有700多万的香港,与美国建立起了极为密切的经贸关联。其紧密程度与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无法相提并论,但是放在香港对外经贸格局中,仍然举足轻重。

根据香港工贸署统计数据,美国是香港仅次于内地的第二大贸易伙伴。2018年,香港对美国贸易总额为5879.24亿港元,占香港贸易总额的6.6%,超过其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台湾1.8个百分点。

在香港对美贸易中,出口和转口金额远远高于进口金额。2018年,香港自美国进口总额为2311.28亿港元,占比4.9%,仅位于香港货物供应地的第6位,而香港对美出口36.42亿港元,占比7.9%,位居第2位;对美转口3531.55亿港元,占比8.6%,同样位居第2位。对美进口与出口、转口差额高达1256.69亿港元。

2018年香港出口统计,来源:香港工贸署

可见,对香港来说,美国市场同样不可缺少。中国内地与美国两大市场合起来,基本上就能决定香港贸易的兴衰。

如此说来,香港对美国来说到底有什么价值,令其给予香港特别的贸易优惠?美国的政治考虑暂且不提,这里只说一点,那就是香港多年来都是美国的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。这个结果听起来有点可笑,堂堂世界霸主美国,竟然在区区香港身上赚取了最大贸易顺差?可事实就是如此。

美国对全世界多数国家和地区的贸易都处于逆差状态,只有在中国香港、荷兰、澳大利亚、阿联酋、比利时等身上赚取一点顺差。2017年美国对香港顺差325.63亿美元,2018年顺差311.48亿美元,超过美国第二大顺差来源地荷兰近100亿美元。(香港转口贸易只收取佣金,所以虽然对美转口数额巨大,实际所得却有限,最终导致美国呈现贸易顺差)

在某些商品领域,香港对美国出口更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2017年,香港是美国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场,第四大牛肉和小牛肉出口市场,第六大农产品出口市场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如果香港需求或转口需求下降,减少对美国产品进口,会直接连累美国葡萄酒、肉类和农产品出口,增加美国农场主的生计困难。想必竭力为美国农民“护盘”的特朗普,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。

香港与美国的经贸关系,还不止于此。由于企业更习惯香港规则,多数美国企业巨头都在香港设有子公司。截至2017年6月1日,美国在港公司约计1313家,其中283家是地区总部,443家是地区办事处,587家是香港当地办事处。2018年,美国在港企业占香港外资企业的18.3%,高于内地在港企业6.9个百分点。

香港外资企业来源地占比示意图,来源:香港贸发局

至于美国投资,在香港外来投资中所占比例较为有限。截至2017年底,美国资本占香港外来直接投资头寸的2.1%,与英属维尔京群岛32.8%、中国内地25.5%的投资比重相比,无足轻重。但是,美国投资集中在香港金融业、进出口、批发及零售行业,对香港经济运转影响很大。

更重要的是,香港这个金融中心,时刻受到全球金融霸主美国的牵制。由于金融业务相互交叉、错综复杂,任何一家香港金融机构都有可能进入美国司法调查范围,沦为被制裁甚至指控的对象。香港金融业要想正常发展,只能与美国政府保持良好合作。

位于中美贸易交叉路口的香港,拥有无限的转口贸易优势,也面临深不可测的外部挑战。香港只有具备充足的政治智慧,而不是单靠一腔热血,才能保住“转口之王”的宝座,让东方之珠永不褪色。

(胡家骏先生为敦豪汇通财经网独家供稿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,谢谢配合。FX168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,不代表FX168立场,所有内容仅供参考。)

校对:敦豪汇通财经网